当前位置: 四不像必中一肖正牌 > 三肖三马选一码 > PUA移植到国内才变情感操纵法?

PUA移植到国内才变情感操纵法?

2017年,浪迹被学员起诉,称其培训实为“撩妹计划”,违背公序良俗,法院最终判决返还学费。2018年,王环宇因“寻衅滋事”被拘留37天,出来后他发表了告别文章,但并没有真正离开这个行业。2019年12月,由于北大女生自杀事件的影响,“浪迹”公号被封,随后在官网发布《道歉信》,声称即日起将无限期停止运营。不过,据《IT时报》报道,之后浪迹仍在运营相关的线下活动。

最后,重建社区资源,加强人与人的链接。为什么情感议题在今天特别重要?因为社会转型以来,全面接受市场原则,竞争意识加强,个人自主性增加,流动性增强,同时阶层固化严重,贫富差距拉大,人与人之间的链接逐渐变得松散、脆弱,个体的孤独感越来越强。尽管人们普遍推迟了结婚生育的年龄,但对于亲密关系、亲情、友谊、社群链接的需求并不减退,有时反而更为迫切,而商业化、模式化的所谓专业服务实际上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尽管双方对关系的期待不同,但套路比较接近。例如被称为“极恶者联盟”的PUA开发了一个“六芒星审判”系统,对目标女性评分,分数分为外在和内在,外在即女性的相貌身材等,分数越高越美;内在即女性的内涵,分数越低越贤惠,这看起来就是娃术中的mv和pu。据说有导师告诉学员,外在分数低于6或内在分数高于6的,都不建议追求。根据这一解释,如果一个女性不断升mv降pu,她就更可能成为PUA的目标。因此有人认为娃术和PUA是一种博弈,但这个游戏中不管谁得利,都不会是双赢的局面。

社区资源指能够满足社区居民生活需求的自然物质资源和社会文化资源。这里说的社区,不仅有传统社区,如基于职场、居住地建立起来的社区,也包括各种基于不同身份、不同兴趣和爱好建立起来的新型社区;不仅有基于实体空间的社区,也有基于网络的各种虚拟社区。社区内建立起来的良好人际关系、各类社会组织将是抵抗市场侵蚀、增强个人自主性的关键力量,也是实现性别平等、将人们从情感焦虑中解放出来的重要途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How to Pick Up Girls》书封

PUA是英文Pick-Up Artist的缩写,国内译为“搭讪艺术家”,指通过学习搭讪理论并将其实践用来吸引女性的男性。在国内,PUA已成为渣男搞情感操控的代名词,被大众所唾弃,但有些人却坚持说最早国外兴起的PUA是男性学习跟女性建立亲密关系的工具,本身没有问题,引进到国内后才被曲解和滥用,这些不良PUA是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例如这篇报道里“PUA创始人谜男的直系弟子”推潮就这样说:“你们印象中的那些所谓的PUA,跟真正的PUA是两回事。那些五步陷阱法(五步陷阱法即好奇、探索、着迷、摧毁和情感虐待,分五个阶段来征服对方),是中国国内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搞出来的。给这种伤害女性的方法戴PUA的帽子,是对PUA的侮辱。”

国内PUA大致在2008年左右传入,一开始就通过网络来传播,并迅速商业化。PUA有所谓的三大平台,即泡学网、坏男孩、浪迹,最早都源于2008年冷爱与肖然建立的泡学网。2012年,泡学网拥有近40万会员,号称国内最大的男性情感社区。2010年,泡学网开始商业化,举办线下讲座,推出导师课程,期间还吸引到主要为女性提供情感咨询的ayawawa(杨冰阳)加盟。

其次,规范市场行为,倡导企业社会责任。PUA发展壮大、对情感咨询行业的渗透,主要通过市场行为来实现。现在很多企业没有将主要精力用于发展更好的产品,而是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来诱导、鼓励大众消费。同时,它们还热衷于“创建平台,提取市场参与者的价值,并向上传递”(道格拉斯·洛西科夫)。在社交媒体发达并迅速商业化的时代,“创造者必须发展网络社交媒体以‘获得成功’,一旦获得成功,他们出售的主要东西不是他们的才华,而是他们已聚积的社交媒体网络资源”(道格拉斯·洛西科夫),而在这个过程中,公众利益、劳动者的利益都得不到保障。

怎么办?

PUA强调男性要增强自信,战胜跟女性的社交焦虑,成为男性中的领袖、两性关系中的主导者,即所谓的阿尔法男(alpha man)。这跟网红ayawawa倡导的情感模式比较符合,所以有些人称ayawawa是PUA的“女版”,她的模式有两个要素,一是MV(mate value,即伴侣价值),包括年龄身高长相工作家庭背景学历等客观条件,尤其注重女性的外表;一是PU(Paternity uncertainty,亲子不确定性),指女性要显示自己的忠诚,让男人放心;只要女人不断提升mv、降低pu,就可以获得美满姻缘。当然,娃术(ayawwa提倡的技巧)和PUA有区别,学习娃术的女性大多想建立长期关系(婚姻),而PUA则偏好短期性关系,但两者实际上并不矛盾,因为传统社会中,女性的成功在于找到有经济实力的长期伴侣,而男性的成功则需要许多短期性伙伴的衬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是PUA的内在缺陷造成的。在PUA理论中,女性并非真实个体,往往被抽象成一个数字(打分),亲密关系的建立被分拆成不同阶段,通过某些“技巧”将过程尽量缩减,比如宣扬60秒要到女生电话,7小时跟女生发生关系……在这一流程中,女性是一个目标或者说猎物。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起来的关系通常很短暂,难以维系。于是在PUA实践中,不管初心为何(是想认真交往,还是找短暂性伙伴),结果都是很难跟女性建立起真正的联系。

那么,这种说法成立吗? PUA本来是好的,移植到国内后才变异?如《晏子春秋》所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在性别不平等、两性相对隔膜的社会中,很多男性缺乏跟女性沟通的能力,而且在这个快速转型、以个人成功为最大价值观的社会中,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慢慢学习跟女性建立真正的连接。他们想要快速成功,不只是事业上,还包括亲密关系、性关系。许多研究表明青年男性面临极大压力,例如2015年的数据就显示,25-34岁是青年自杀的高危年龄段,且男性自杀率高于女性(赵玉峰:中国青年人的自杀现状和变动趋势[2003-2015],《南方人口》2018年第4期)。巨大的生活压力、对亲密关系的渴望以及相对强烈的生理需求,使得一些男性最终走向PUA,但这显然不是一条通向幸福生活的坦途。

一次采访中,北京魅动力相关负责人这样谈及跟PUA的关系:“我们不鼓励在交往中运用一些所谓PUA技巧,也不希望有人为学习PUA而报名”,强调目前提供的服务是“帮助学员建立长期稳定的情感关系”。该公司除情感咨询外,还签约了数千位心理、婚姻家庭咨询师,推出“青苗创业扶持计划”,投资孵化情感行业的创业者,并进一步将公司版图拓展到IP孵化和内容增值服务的产业链,在影视、出版、网剧、游戏等泛文化领域展开布局。转型后的北京魅动力曾公开表示,仅2016年就实现营收过亿并盈利。

2014年,冷爱(潘升)、肖然(肖振兴)和ayawawa感觉创业遇到瓶颈期,研究后发现男性用户粘性弱、付费周期短,于是战略转型,把目标人群从男性转向女性,注册成立花镇公司。转型后,公司飞跃发展,两次入选中文版的美国商业杂志《快公司》“中国最佳创新公司50”榜单。2016年,花镇发布的企业年报显示当年销售额为4015万,此后花镇集中进行了一轮宣传,2017年还邀请孟非担任代言人,这些举措被认为是在准备融资,但后续并没有传出相关消息。

《把妹达人》书封

PUA与Ayawawa理论的“两性双输”局面

当然,我们可以从其他途径找到冷爱与PUA的关系。例如型男吧(型男吧声称自己是“雄性领袖的孵化地,专注男性魅力综合提升”,同时宣称成立“反不良PUA联盟”,教男生女生辨别不良PUA,挽救PUA泡学中毒的男生)仍贴有冷爱早期撰写的《冷爱模型》,该模型提供一个L7流程,用七个步骤解决男女交往问题。2016年,冷爱出版了著作《冷眼观爱:七天找到女朋友》,书中出现如搭讪、展示面、转场、邀约、反撇、建立连接、推进……等PUA常见术语,其中一节的标题“Part6 怎样征服美丽少女”可隐约看出其价值观。冷爱是花镇首席情感导师,也是花镇“黄埔计划”( 花镇为培养实战派情感咨询师而开发的培训项目)的首席导师,其领导下的情感咨询服务应该会体现出他的相关特点。

社会上对PUA的反对声音一直存在。2015年,孔唯唯成立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2018年获得上海仁德基金会的支持,主要活动有公益讲座、工作坊、咨询服务等,帮助公众了解PUA存在的问题;其次是干预,给PUA受害者提供相关支持。由于该组织是个人创办,缺乏资金来源,能提供的帮助不多。2018年,暨南大学4位应届毕业生开发了一个名为《不良PUA调查实录》的游戏,主要介绍“五步陷阱法”的流程,短暂流行后也少人提起。由此看来,从公益、社工的角度出发,仅仅靠志愿者的参与来反对PUA的成效相当有限。

PUA最早在上世纪70 年代出现,那本1971年出版的《How to Pick Up Girls》,至今在亚马逊网站上还能买到二手书。上世纪90年代,Ross Jeffries发展出快速吸引方法(Speed Seduction)并开始收费培训,PUA逐渐被更多人知晓。随后由于新信息技术的发展,PUA开始通过电子邮件、网站、真人秀节目等来传播,一群新的PUA导师由此诞生,其中包括著名的谜男(Mystery)、型男(Style)、杂耍人(‘Juggler’Wayne Elise)……等,他们很快加入商业化潮流,除出书、线下指导课外,还在线上出售各种课程资料。

在ayawawa的情感模式中,理想结局是传统婚姻,复制和强化了传统性别规范;而在“不良PUA”那里,理想模式是后宫,男性在关系中占据绝对优势,对女性予取予求。两者比较而言,后者当然更恶劣,但前者也有问题,因为传统婚姻中两性并不平等,而且随着时代改变,女性经济逐渐独立,她也可能并不需要传统婚姻。其实无论长期还是短期关系,双方互为主体、相对独立而平等、尊重对方的感受才是最关键的,而这是娃学和PUA都不能提供的。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笔者提出以下几个建议。首先,促进性别平等,改善两性亲密关系。PUA出现是基于性别不平等的社会,PUA传授的方法基本符合性别刻板印象、传统性别规范。也就是说,越是认同性别不平等、认同男性的主导地位,就越可能受到PUA影响,成为受害者。而只要认识到性别平等的必要性,了解到良好的亲密关系需要建立在平等互惠、互为主体的基础上,PUA就会失效,我们就不再需要PUA了。

《不良PUA调查实录》的游戏

三大平台中唯一坚持PUA培训的只有“浪迹”,创始人是王环宇。他从2008年起开始在天涯写连载,后加入“泡学网”,曾是“坏男孩学院”的知名导师。2015年,王环宇离开“坏男孩学院”,与合伙人刘欣创办“浪迹教育”,业务包括PUA教学、直播、视频、私教课程等,并开发了一款把妹游戏APP,设置门徒计划,培养PUA导师。2017年,“浪迹”曾计划融资,但似乎未成功。

然而,经济发展的目的应该是为大众服务而不是为了资本的增长,如果企业发展只是让金字塔尖的少数人获得暴利,多数人被剥削和利用,这不能被接受。因此,规范市场行为,倡导企业社会责任成为重中之重。这里谈的社会责任并非只是公益、慈善,还包括企业应该保证自己的产品、生产过程不违背民众的利益。例如在情感咨询行业,就应该保证提供的服务真实有效,而不是通过诱导消费的方式去出售那些价值观有问题的套路。

坏男孩学院的创始人是TANGO(巫家民),早年曾在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工作。2009年回国,2012年注册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2013年“坏男孩学院”上线,成为当时PUA导师通过课程和培训来变现的主要平台。“坏男孩学院”还是PUA界首个获得风投的公司,其母公司从2015年起多次获得投资,累计数亿元。跟花镇类似,公司目前有意识地与PUA进行了切割,停掉坏男孩的相关业务,上线新平台“小鹿情感”,转向对两性(尤其是女性)提供情感咨询。不过,有媒体报道在小鹿平台上,仍有导师在提供PUA课件。

不过,花镇似乎已走出这次事件带来的阴影。2018年底,冷爱获评“2018年度十大情感头条号”、“微博2018十大新锐情感大V”等称号;2019年,第五届广东省卓越人力资源奖评选中他又获得“新锐企业家”的称号。在如今的花镇官网上,主要业务为4大情感服务:挽回爱情、婚姻修复、恋爱脱单、魅力提升,尽管数次爆出负面新闻,遭到多人投诉(21CN聚投诉,是21CN主办的公益性消费投诉平台,其中可以看到大量对花镇的投诉),但从网站内容上找不到任何PUA的痕迹。

《谜男方法》书封

网红ayawawa

显然,靠阶段性打击并不能让PUA绝迹,小型组织、个人开展这类培训成本低,流动性大,难以监控。而且,一些大型机构如果将PUA内容改头换面整合进情感咨询服务中,也很难被识别出来。我们可能必须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即PUA所代表的理念(男女不平等,物化女性)、所传授的技巧(套路、模式)已渗透进情感咨询服务中,并借助资本运作在快速扩大(各公司均有人才培训计划,并为其他咨询师提供参与平台),可能已成为目前情感咨询产业的主流。

女性主义倡导性别平等,但它的发展似乎没能带来两性亲密关系的革命,或者说改善的进程太慢。ayawawa在一次访谈中曾提到这样的看法:“至少在50年内,女权占不了主流。”一些学者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女性在劳动力市场边缘化的加剧、市场原则渗透到人类社会的所有关系中,这些都对性别平等的实现造成阻碍。面对这一困境,宋少鹏指出,“女权主义者几乎集体失语。女权主义者没有把这种歧视和不公指向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批判,而更多地把抗争目标限制在个人自由和权利上”。在当下,讨论女性主义如何摆脱消费、投资等市场逻辑的桎梏很关键,因为“女性主义来到了新的阶段,应该重启经济批判的动能”。

PUA的商业化进程

2017年,广州他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泡学网的运营转入这个公司,该公司与花镇的关系尚不清楚,有人猜测是因为PUA的一些负面新闻导致花镇作了这样的切割。2018年,ayawawa关于慰安妇的言论曝光,遭到舆论狂轰乱炸和官方的谴责,泡学网、花镇也因此引起广泛关注,这之后泡学网就消失了。2019年,杨冰阳从花镇股东名单中退出,双方不再合作。

国外PUA不管技术流还是自然流(即强调自然交往,不是一味使用套路),许多人都承认自己想要真正的亲密关系,有的还特意强调自己的课程不是教男性引诱女性上床,而是让男性更自信、更有动力和激情去追求真正喜欢的女性。有时导师还会告诫学员要注重生活中的平衡,关注身体健康和事业发展,因为这些是获得良好亲密关系的基础。然而许多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意愿与他们正在做的事背道而驰。早在2005年美国出版的《把妹达人》一书中,作者型男就曾对PUA进行深刻反思,他发现PUA并不能帮助男性建立和谐的亲密关系,反而会被滥用来物化女性,乃至物化男学员,让他们变成社交机器人,以及在PUA导师间也变成互相操控和利用(为权力和利益)的工具。

谜男并非PUA创始人,不过他对国内PUA圈确实有很大影响。最早两本译成中文的书《谜男方法》和《把妹达人》都与他有紧密关联,前者是谜男把妹的系统理论,如M3模型中将约会分为3部分:搭讪(吸引)、中场游戏(建立舒适度)、结尾游戏(诱惑),逐一详细解读;后者是谜男的同伴(也称僚机)型男写的纪实文学,讲述自己和谜男把妹以及从事PUA培训的故事,并介绍当时美国各类PUA的发展状况。书中常见术语在国内PUA圈至今仍在流传,如开场、认证、兴趣指标、否定、剥夺、时间限制、服从、冷冻……等。

网上有大量PUA伤害女性的案例,但谈及PUA伤害男性的不多。男性当然也可能被女性用套路欺骗,但学习套路的男性也不能免于被伤害,尤其是那些中低阶层男性。人物杂志做过一期特稿,介绍这个“被隐蔽的群体,就是那些为了解决婚恋问题,为这门技术买单的底层男青年。他们成为了PUA团队狩猎的目标”。他们本就不多的收入被花在这类无效培训上,而那种打造假人设(教学员把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如在朋友圈里展示豪车豪宅)的方式,不但造成价值观混论,严重的还会导致抑郁。